布偶猫文栎

因果律〔小说化歌词:十二号诛杀者〕

〔因〕
神为什么是神?
因为神做到了我们做不到的事。
〔因〕
人为什么是人?
因为人的创造者赐予了人以此名。
〔因〕
魔鬼为什么是魔鬼?
因为魔鬼背弃神,厌恶神,羞辱神。
因为魔鬼拥有等同于神的力量。
也因为……魔鬼就是魔鬼。
〔果〕
疼痛。
刻骨的疼痛。
冰冷的金属毫不留情的透体而过,带出大股大股炽热的,鲜红的血液。
高温到扭曲空气的岩浆流淌于脚下,皮肉焦黑,不断被毁去又不断重生。
沉重的空气死死压着身体跪在地上,头部倔强的微扬,模糊的视线中清晰的映出神的清冷高贵。
啊啊,对啊,还有那深埋心底的,扭曲的快意。
啊啊,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真的好痛身体好痛啊不论是被刺穿被带出的骨头还是被岩浆腐蚀的皮肉不论是流淌的血液还是被挤压的内脏都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但是,还可以忍。
所以。
魔鬼露出了足以令神愤怒的,癫狂的嘲笑。
嘲笑神的无能为力。
〔果〕
“不痛吗?”
“难道不痛吗?!”
“为什么还能笑!为什么!为什么!”
“啊啊啊啊啊啊!”
“那么,换一个方式。”
“一定要她心甘情愿的低头。”
“要她为自己的狂傲付出代价。”
〔启承〕
新的孩子诞生了。
纯洁的心灵,圣洁的外表。
偏执的性格,谬论的思想。
以及,神所授予的,圣母的做人方式。
好了。
好了。
新的复仇武器塑造好了 。
就这样好了。
可惜。
可惜。
可惜了新生的孩子。
〔因〕
“孩子,去吧,去拯救那可怜的,误入魔道的异徒。去使她感受神的光芒,回归我的门下。”
“好的,母亲。如果这是我的使命。”
〔承〕
第一眼看到孩子,魔鬼就明白了一切。
不过是新的惩罚。
但是。
但是。
“可怜的孩子。”
浑身是无知的瑕疵。
神啊,还真是会揣摩人心啊。
〔果〕
“你来干什么?”
“用我的一切拯救你。”
〔启〕
魔鬼为什么是魔鬼?
啊啊,因为她经历了太多痛苦,付出了太多太多的一切。
啊啊,因为她失去了一切。
所以,所以——
在冷的心,只要仍有情感,就一定有切入点。
魔鬼为什么是魔鬼?
啊啊,因为她太可怜了。
〔果〕
要怎么才能做到无视呢?无视那满满的真诚。毫无他人,只满心满眼的是自己。从不会伤害自己,只小心翼翼的照顾她,安抚她,爱着她。只要她还在“异途”,就会永远的利用自己的一切爱她。
要怎么无视啊?究竟怎么才能从这爱意中踏出去呢?
魔鬼沉沦在爱意中。
因此,她越发的痛恨神了。
“可怜的孩子啊。”
〔因〕
神教会了孩子纯洁,教会了孩子温柔,教会了孩子爱情。
可是,她没有教会孩子只相信神。
在不断的接触中,孩子学会了魔鬼交给她的怀疑。
哪怕其他什么也没学会,可只这一样便足够了。足够孩子去怀疑,质问神灵。
“母亲,我不想去救赎异徒了。”
“不行,这是你唯一宿命。”
“……”
“好的母亲,请告诉我该怎么做。”
“你是在违抗我吗?!”
“是的母亲,我正准备这么做。”
〔果〕
地狱的大门被粗暴的推开,魔鬼微笑着,抬头看去。
可怜的孩子喘着气,站在门口,拿着死亡的刀刃。
“你来了。”
“我来了。”
就像她们所无数次做过的那样,问候后是爱意的接触。
抚摩,热吻,情话,纠缠。
抵死缠绵。
“对不起。”
背后是高举的刀刃。
“啊啊,没事的。一起么?”
温柔的邀请,冰冷的骨尖。
那是魔鬼自己的骨头打造的尖锋,刻着她们的爱情。
“如果能再相见。”
“当然,相信我。”
〔果〕
神所得到的,只是互相拥抱的尸体。
以及魔鬼脸上一往如既的嘲笑。
啊啊,当然还有嫉恨到扭曲的面容。
为所恨者做了嫁衣。
“废物!废物!!”
然而谁也不会在意了。
〔果〕
自那之后,反抗者一日多过一日。
神四下扫视,到处是记忆中那嘲弄的笑容。
神忽然意识到了,于是疲惫的,跌坐在神座上。
良久后,神灵露出了嘲弄的冷笑。
“即使……可你们也仍然不会完美。”
“可笑的人类。”
“我诅咒你们,以神之名。”
〔果〕
于是,神不在现,魔已死去。
天地间只余人类。
只余布满瑕疵的,可笑,可怜的人类。
可那又如何?
谁在意呢?
                                                                 

诈个尸……这次的偏的似乎太多了……算了大家就当成原创人物同人背景来看吧……是我的错……emmmmmm……我对不起存娘……

大小姐和大少爷的反派生涯〔小说化歌词〕2

                          2(视角改变:大小姐)

        在做完家族交付的任务后,你和周少隽各回各屋。此时已是深夜,但家族的匿名信还是被摆在了你的枕头上。

        被阻碍睡眠的感觉十分不爽,但你不怒反笑:“人不如狗啊!”

         好歹大长老养的那只狗都睡了。你回来时还看见它蠢不拉几的睡姿,简直就和大长老的智商一样。

        你皮笑肉不笑的打开信,三眼两眼的看完,呵呵一笑。哎哟,不得了啊,你想,你和大少爷中有一个是叛徒呢。

        不是你。你这两天可是乖的不得了呢。差点连自己都不相信那是你过得日子了。

        ……那不就只有他了?

        不知道为什么,你很兴奋。你想和周少隽聊一聊这事,但你一看表,哦,以周少隽的强迫症,这会儿铁定早睡了,你过去的经验,你是叫不醒他的。

        虽然你这会很兴奋的很想撩猫逗狗,但也并不想无缘无故挨顿揍。更何况真把周少隽惹急了,那你今天明天都别想睡了。

        切。

       怎么办?兴奋的睡不着觉呢。你在屋里绕了一圈又一圈,忽然想起来还有条狗可以逗。

        “逗狗总没人管我吧?”你假装忧郁的叹了口气,抓起日常用的刀从窗户翻了出去。

       ……是的,没有人会管你逗狗,但是你大半夜的逗什么狗啊!

        最后你还是没能睡成觉,因为凄厉的狗叫传出了半条街。

        活该。

大小姐和大少爷的反派生涯〔小说化歌词〕1

                                     1
        你被人追杀了。

        追杀你的人是某黑道家族的大小姐和大少爷。

        你被他们两头夹击,堵到一处荒地。

        你除了冲出去已无路可逃。

        你抬头,只见大小姐闲闲的堵在你面前。她带着一副崭新的墨镜,西装笔挺,嘴角勾起一个捉摸不透的笑容,眼瞳略微扩散,看不透究竟在看哪里。

         你还看见她掂抛着一把小刀,姿态放松。

          ……噫。

        你扭过头,一眼先看见一把直直的对着你的枪。你僵硬的顺着枪向上看,映入眼帘的是大少爷毫无波澜的脸。他也是带着一副新墨镜,西装笔挺,只是不同于大小姐的是他直直的盯着你。

         ……嗯,话说为什么他们的墨镜好像啊?

         ……话说,为啥大少爷不开枪?

         你这么想着,扭过头。

         大小姐还在摸鱼。

       “……”你撇了撇嘴,脚下猛地发力,身若闪电,直冲大小姐窜去。

        “啊靠”你又不傻。

        你正得意,忽听见大少爷说道:“2分48,动手。”

        三秒后,你已躺在地上死透了。在你的身上有两个汩汩冒血的弹孔,一个是大少爷留得,而另一个,是属于大小姐的。

       ……嗯,是什么给了你勇气,让你真的认为大小姐是在走神?

     允悲。(笑)